52赫兹琴键

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要上张新杰的咸鱼啊呸女人!

你……还是漏了啊……我还特意截图告诉你漏了……算了能哈哈哈就行

补充一下,那个[接]是借我之前说的那段话。合起来就是

老韩:新杰你怎么生气了?是想睡觉吗?

张新杰:……没有,我想和你上床。

老韩:不想就别逞强,我上次看你生气就是这表情。

新杰::)

韩文清:你看生气了吧。

张新杰:/微笑不分手留着过清明吗?


就这样……

阿衍这人……我明明都截图跟她说了,怎么就是学不会呢?

明明文写的挺好,就是不肯发发不好,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阿衍:



累吐重发
顺序乱了被某个家伙嫌弃了啊啊啊心酸 @52赫兹琴键
我爱韩张
占tag致歉,图源网侵删


恩,能看到的同学就看一下吧。
我所有的点梗应该是都写了吧。(如果还有没写的请尽快在下面回复我)
过两天就开学了,要和手机说再见了。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不会再发文了,只能等长假或寒假了。
而且热度期也过了,高产什么的,都是过去式了。(取关也没有关系的)
当初发黑遍的时候,真的没有想到一篇篇ooc到极点的文会有人喜欢并因此关注我,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我去补作业了,各位有缘再见∠(`ω´*)敬礼

七夕真是个快乐的节日啊

虐狗节诈尸。
最近咸鱼到自己都看不下去,包括这一篇也是匆忙赶出来的,质量……可想而知。
cp多描写极少,不敢打tag,就这里写下吧:伞修,韩张,方王,喻黄,双花,双鬼,江周,楚苏,昊翔,肖戴。
因为是妹子点的文,说要甜甜的伞修,所以HE啊HE,而且伞修描写最多。(@君去莫笑 )
OOC慎入。

沐雨橙风:大家,七夕快乐啊!

风雨烟尘:七夕快乐,沐沐( ˘ ³˘)♥

沐雨橙风:(*/∇\*)话说联盟的攻们没什么表示吗?

唐三打:核桃,爷赏你的。[红包.99]

[一叶之秋领取了红包。]

一叶之秋:切……谁稀罕。等等,我才是攻!

沐雨橙风:好的大爷,这只核桃今夜归你了。下一个。

夜雨声烦:队长~

索克萨尔:少天~[红包.520]

[夜雨声烦已领取了红包。]

夜雨声烦:wow!队长队长我爱你(ノ>▽<。)ノ就像老鼠爱大米啊!此刻我只想深情地呼唤你,队长~

索克萨尔:少天~

沐雨橙风:被虐得捂胸口倒地。下一个!

大漠孤烟:新杰,一如既往。[红包.1314]

[石不转已领取了红包]

石不转:谢谢队长,一如既往。(虽然很感动,但你发一个对称的数字的话我会更开心的。)

大漠孤烟:……

石不转:开玩笑的😊,队长,爱你。

百花缭乱:……我看到了什么?副队开玩笑和说情话?!七夕果然是个可怕的节日,对吧,大孙~

再睡一夏:嗯。[红包.1314520]

[百花缭乱已领取了红包]

百花缭乱:哇哇哇!大孙,爱死你了!

沐雨橙风:……

风雨烟尘:……

君莫笑:……

唐三打:……

大漠孤烟:……

索克萨尔:……

防风:……

逢山鬼泣:……

无浪:……

生灵灭:……麻烦红包私发谢谢:)

君莫笑:心疼肖队。(一分钟然后哈哈大笑)

索克萨尔:心疼肖队。

石不转:心疼肖队。

生灵灭:文州和新杰,想把叶神括号里的字打出来可以不用憋着:)

沐雨橙风:围观四大心脏日常互怼。

鸾辂音尘:队长不哭,不就是穷了点吗?有什么关系,我卖本子养你!

生灵灭:小戴……(红包私发给你了)

鸾辂音尘:收到了,谢谢队长!

无浪:小周,红包收到了吗?

一枪穿云:嗯,谢谢江。(⺣◡⺣)♡

无浪:不用谢哦。( ˘ ³˘)♥

防风:小队长~

逢山鬼泣:阿策~

王不留行:收到了。

鬼刻:恩,应该的。

君莫笑:啧啧啧,差距。

逢山鬼泣:阿策QAQ,要抱抱。

鬼刻:……抱。

逢山鬼泣:脸红的阿策真可爱……啊啊啊求别打脸QAQ

沐雨橙风:狗粮吃的一本满足。话说另一对呢?

叶下红:队长被方前辈拉走了,怕是已经就♂地♂正♂法了。

冬虫夏草:师傅的脾气是不怎么好……

迎风布阵:所以才说,我们到底要吃狗粮吃到什么时候?(笑着活下去.jpg)

君莫笑:老魏你的话怕是……恩,任重而道远。

迎风布阵:别五十步笑百步了好吗?你有男朋友或女朋友?ƪ(˘⌣˘)┐ ƪ(˘⌣˘)ʃ ┌(˘⌣˘)ʃ

君莫笑:有啊!

迎风布阵:(微笑中透入着mmp.jpg)

迎风布阵:等等!

海无量:叶修!

小手冰凉:你有!

逐烟霞:男朋友了?!!

君莫笑:……为什么老板娘你就认为一定是男朋友呢?

逐烟霞:废话,能有女生看上你?快说快说!是谁啊?

君莫笑:一个笨蛋。

君莫笑:他第一个七夕竟然送了我一把粉色的伞,虽然这材料是挺珍贵的。再加上一把千机伞,哥也就勉强原谅他了吧。




只不过……我没有办法原谅他的不辞而别。
叶修站在杭州的街头,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和周围情侣的抱怨声,抓了抓头发,有些不耐,选择走入雨幕中。
一把伞遮在了他头顶。
回头,看见那只存在于回忆的温暖温暖笑容。
一如从前。
“阿修,我回来了。”
叶修低下头,用较长的刘海遮住微红的眼眶。
“……你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差啊。”
恩,两个大男生挤在一个粉嫩粉嫩的儿童伞下好像是有点奇怪。
苏沐秋如是想到。
“不过,看在你都快湿透了的份上就勉为其难地不和你计较了。”
苏沐秋笑了:“谢谢阿修。”

陈果魏琛等人听完整个故事后表示哭出了声。
妹的秀恩爱的又多了一对啊!

最近补作业补到醉生梦死……
一点也不想更文……
之前点伞修的那个妹子,抱歉了_(:_」∠)_
尽量在暑假之前赶出来

【黑遍全联盟】自己坑走的媳妇哭着也要哄回来(下)

假装这是520点梗……(这不是百粉点梗!不是不是不是……自我欺骗)@夏邱蓝 
包含cp:叶蓝,韩张,方王,喻黄,江周。
注意避雷。
ooc到lof主自己都无法直视,大家笑笑就好,请勿深究。
如果有出错或撞梗欢迎指出。
我明天会把上章的链接放出来,今天第一次看到的小伙伴可以点进我的主页,很容易找到上章的。

【我们才是攻!群】
蓝桥春雪:那个,前辈们,你们和恋人和好了吗?
王不留行:呵,本王不需要此等孽贼侍寝!此人早已被朕打入冷宫。
石不转:我的计划表中没有接受他的道歉这一条。
一枪穿云:没……●﹏●
夜雨声烦:没有没有没有!喻文州这个大心脏!到现在都没有道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我可说好了啊!除非让我在上面……不!就算让我在上面我也不原谅他!我不骑乘!!!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

【江周的场合】
一枪穿云:[截图.jpg]

[无浪:分享音乐#还不是因为你长的不好看#
无浪:我去这是什么!叶前辈果然不靠谱啊!!!
一枪穿云:江……( •̥́ ˍ •̀ू )]

石不转:……
王不留行:……
蓝桥春雪:……
夜雨声烦:我靠这江波涛是要搞事情啊!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周泽楷长得不好看?!!你仿佛在逗我笑。
夜雨声烦:你以为联盟的经费都是哪里来的?!
王不留行:周队不哭。
石不转:周队不哭。
蓝桥春雪:周前辈不哭。
一枪穿云:嘻嘻。(。・ω・。)
夜雨声烦:周队不……我靠?!
一枪穿云:[截图.jpg]

[无浪:小周别哭啊。(っ˘̩︿˘̩)っ
无浪:求你了……
无浪:就是因为他们不好看我才只看得上你啊!你最好看了!
无浪: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一枪穿云:嗯。(⺣◡⺣)♡]

一枪穿云:(*/∇\*)
王不留行:妈的狗粮。
石不转:妈的狗粮。
蓝桥春雪:妈的狗粮。
夜雨声烦:我靠周泽楷,亏我之前还那么同情你,你竟然欺骗本剑圣的感情!本剑圣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为什么要在这里看你虐狗啊!?为什么为什么啊?!我告诉你周泽楷,你不给我个交代我们今天就没完了!
王不留行:呵呵,原来你也知道虐狗可耻啊。(冷漠.jpg)
石不转:呵呵,原来你也知道虐狗可耻啊。(冷漠.jpg)+1
蓝桥春雪:呵呵,原来你也知道虐狗可耻啊。(冷漠.jpg)+2
一枪穿云:+3
夜雨声烦:……周泽楷你闭嘴!
一枪穿云:……

【方王的场合】
王不留行:[截图.jpg]

[防风:分享音乐#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
防风:我去叶修给我什么鬼东西?!
王不留行:方士谦你给我滚出朕的魔仙堡,
防风:小队长你听我解释啊!_(:3」∠)_
防风:小队长,作为微草的好爸爸,你要勇于面对狗血的人生啊呸要勇于扛起微草的未来,更要勇于扛起微草的颜色!
王不留行:……
防风:要知道,微草的颜色啊,别看它绿油油的一片,其实包含了爱与宽容,是微草世世代代流传的美好品德啊!
防风:我相信小队长你一定拥有这种品德,一定不无情,不无义,不无理取闹的对不对?
王不留行:……真不好意思啊我就是无情,就是无义,就是无理取闹了。o_O
防风:小队长……π_π看在我当年帮你做了那么久免费翻译的份上……
王不留行:你还好意思说!你自己想想你用这理由讨了多少福利?!
防风:……]

王不留行:我到底要不要原谅他?
夜雨声烦:福♂利。咦~大眼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方士谦你给我滚去睡沙发!
防风:???]
(结果最后还是上了床)
(正常的上床!)

【韩张的场合】
[联盟总群]
君莫笑:话说老韩死都不肯听哥的主意,后来怎么样了?
无浪:至少我是觉得没让前辈你帮忙是正确的决定。(冷漠.jpg)
防风:楼上+1。我当年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到后面我自己都编不下去了。(冷漠.jpg)
百花缭乱:其实,我觉得你们很快就不会这样认为了。
再睡一夏:乐乐他不敢说,我来帮他说吧。
再睡一夏:那天,不知道是从农村(神经病院)跑出来的耿直的韩汉子,跑去找他邻居要了个喇叭,来到霸图宿舍楼楼下。为了求原谅,他还特意准备好一整张语言朴素真诚的道歉词。
再睡一夏:然后他打开了喇叭,这时他突然想到。
再睡一夏:他的邻居,好像是个卖包的。
再睡一夏:可是已经迟了。“江南皮革厂”的优美旋律已经传遍了整个宿舍楼,而且关不掉。
再睡一夏:韩队干脆破罐子破摔,中气十足地开始朗诵道歉词。他的声音与“跟着他的小姨子跑了……”交织在一起,旋转,升腾,绕梁三日不绝于耳,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百花缭乱:最后张副忍无可忍,冲下楼去,把老韩拉走了。港真,我都嫌丢脸啊!不过最后好歹还是哄回来了。老夫老妻啊,就是床头吵架床尾和,还弄出一堆事。
大漠孤烟:……张佳乐,加训!
百花缭乱:不!!!
君莫笑:总结一下,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叶蓝的场合】
君莫笑:小蓝河……
蓝桥春雪:叶前辈,有事吗?
君莫笑:你怎么这么无情……你以前都叫我小修修的……::>_<::
[君莫笑撤回了一条消息]
蓝桥春雪:🙃
蓝桥春雪:再见。
君莫笑:不!小蓝河,等等!求别取关!
君莫笑:小蓝河……我已经吃了好多天的泡面了π_π,我想吃你做的饭……
蓝桥春雪:唉……拿你没办法。来我家吧。
君莫笑:这就来!y∩__∩y

【喻黄的场合】
(你们觉得那么心脏的喻队,会信了叶修的邪吗?)
索克萨尔:少天。
夜雨声烦:干嘛干嘛,终于想要求原谅了?哼!晚了!我们这么多年,剑与诅咒,所向披靡,都是假的!
索克萨尔:不是,我只是想告诉你……最近是秋葵的季节,食堂进购了一大箱的秋葵。打算接下来一周都吃这个了。
夜雨声烦:?!!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喻文州!我们不能好了我告诉你!
索克萨尔:我已经帮你跟厨房说了,让他们退掉了<( ̄︶ ̄)>
夜雨声烦:啊啊啊啊啊!队长我爱你啊!
夜雨声烦:……好像忘了什么事情。
索克萨尔:不用谢哦,少天。
索克萨尔:或者,用你自己来道歉也可以啊。^_^
夜雨声烦:等等你要干什么?!!我们还在吵……jihvshhduxhvdgshjsjdhhdh

(啊,日子真美好呢~ྉ)

【韩张】【附带喻黄小段子】无神

lofter520粉点梗。@亓璟弈最帅了 
尽量还原原著还是逃不过ooc到死的命运。
人生第一次写全职虐,写BE写到最后觉得自己才是最大的悲剧_(: 」∠)_(结果最后还是回到了自己的画风)
小学到初中文笔不能再多了。

韩张架空设定。喻黄……自行体会吧。

想看喻黄的朋友可自行翻到下方哦。



【韩张】
“牧师,你是基督教徒吗?”
韩文清靠在墙角,百般聊赖地看着那人庄严肃穆地做完繁琐的祷告,十年如一日。
张新杰安静地收拾完东西,回过头淡淡地说:“不,我不信奉任何宗教,换句话说,我是无神论者。”
韩文清嗤笑一声:“那你是在做什么?”
“这是今日的计划,仅此而已。”
韩文清也和这位一板一眼的牧师相处过一段时间,也算是见识到了这位牧师大人的习惯。
精确到分的计划表,绝不允许出现偏差。
规矩得可怕。
“万幸的是,除了对健康必要的,比如吃饭睡觉一类的,他不会逼我们和他一样遵守其他的计划。张牧师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哦。”
这是一直呆在张新杰身边的助手,韩文清对她的印象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子。
很久都没见过她了呢……

韩文清一直记得和张新杰的初遇。
他在森林被人追杀,身受重伤,走投无路之时,在一片幽绿中看到了白光。
韩文清拖着残破不堪的身体,冲进教堂,劫持着小助手,威胁张新杰为他疗伤。
张新杰从书中抬起头来,看向他。
一袭白衫,鼻梁上架着眼镜,牧师袍的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胸口挂着一个十字架,手捧圣经,一脸肃穆。
禁欲。
不知为何,这成了韩文清对他的第一印象。意识到此事的韩文清轻咳了两声以掩饰尴尬。
而张新杰并对韩文清那张广为流传,此刻因沾血更为可怖的钱包脸视而不见,一脸平静:“治疗工具都在她手上,你抓了她,我也不知道它们在哪里。”
韩文清冷笑一声:“你骗谁呢?”
张新杰叹了口气,合上书,走出房间,拿来急救箱,为韩文清简单地处理伤口,无言。
助理姑娘明显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热心肠(好助攻),明明不久前韩文清的手还在她脖子上,下一秒就邀请韩文清呆在教堂养伤。

之后问起,她答到:“因为我知道一个见到在牧师拿来急救箱就马上放开我的人一定没有恶意啊。”
韩文清闻言默不作声,这个单纯的女孩并不知道,自己当时只不过是没有击败眼前牧师的胜算,才选择暂避锋芒。

韩文清看着出去帮助他与追杀者周旋的张新杰,同意了助理姑娘的建议。
只不过是求个庇护罢了,韩文清自暴自弃地想到。

韩文清留在了教堂,与照顾他的张新杰日夜相对。
看着他做的饭眼睛闪闪发光的张牧师、吃饭时不留神碰到一起的筷子、在帮张新杰打下手时别样的默契、不时碰到一起又匆忙转开的眼神……
感情终是发生了变质。
那一天,被韩文清强拉起来看日出的张新杰,迷迷糊糊中收到了一个吻。
他几乎是瞬间被吓清醒了。但是没有推开他。而是开始回应。
沦陷就沦陷吧,在这一刻,都无所谓了。
这就是他们的爱情,看似毫无激情,其实一些东西无需多言,早已融刻在生命里。终将在时间的见证下发酵,流露出它所深藏的味道。
“你们牧师不是不能结婚的吗?”韩文清玩笑一般地说道。
张新杰扫了他一眼:“我说过了,我是无神论者。”
“哈哈哈。”韩文清爽朗地大笑了几声,然后和张新杰一起默默地看着太阳从山间升起,尽情地挥洒着独属于他的光辉,照亮了身边的一切。
美得如画。
韩文清突然开口:“我曾经是最喜欢日出的。”
这是他第一次讲起自己的事,张新杰静静地听着。
“注视着太阳升起,总觉得胸腔中充满激情,好像能创建出一个自己的王国。执行着自己眼中的正义法则。”
“你做到了。”张新杰打断他。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这种自信,韩文清一定能做到。
韩文清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笑起来:“是啊,我做到了。”
“只是,我这太阳,要落山了啊……”

在之后独自一人的日子里。张新杰总是会想起那日韩文清在山顶对他说的话。
“我年纪已经大了,舞刀弄枪已经大不如前了。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为下一代开辟出一片能令他们施展本领的天地,也算是太阳的余辉吧。”
“现在他们在大肃清,不抓到我誓不罢休。如果我……”
那时自己是怎么回答的?
对了,好像是很不知天高地厚地回了一句:“不会的!我会救你,把意外降到最低。”
“哈哈哈。”韩文清抬手摸摸他的头,被他脸一侧躲开了。
“好!你救我。等我撑过了这段时间,就住在教堂和你永远在一起吧。好吗?我的牧师。”
“当然。”

冬天来了。
张新杰亲手为韩文清系上战袍,抚平袍子上的褶皱。
“年轻了十岁。”张新杰看着意气风发的韩文清,笑着如此评论。
“这是最后一战了。结束后,我就回来娶你。”
“不对,是你嫁!”
“好好好。”他开心就好。
张新杰捧起韩文清的脸,虔诚地落下一个吻,许下誓言:“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韩文清笑了:“我知道,我也是。”

一天、两天、三天……
对于每天都是一样过的张新杰来说,他绝对是第一次这样一天天数着日子,第一次做事如此心不在焉。
半个月了。
真的好担心他。
这也是第一次这么冲动吧。
随手拿了个行李箱,简单收拾衣物便上路的张新杰如此想到。

张新杰就这样跪在漫天风雪中,怀中抱着保护着他杀出重围,浑身是血,呼吸渐渐微弱的韩文清。

我愿为你乞求那不被我所信任的神,乞求他不要将你从我身边带离。
可是我忘了,我终究是个无神论者。
这个世界,从未有过神。

(“听说你的助手自杀了?……发生了什么?”
“嗯。参加了她恋人的抢救,没救回来。”张新杰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悲伤,但还是淡漠地往下说道:“我个人觉得这是毫无意义的。即使是恋人,也只是没救回来的千千万万人之一罢了,自杀只是给人徒增麻烦。”
韩文清皱了皱眉,不大认同:“这是不一样的吧。”
张新杰抬起头,直视着他,认真地说:“这是一样的!”
两人都不甘示弱,对视了整整一分钟。
最后老韩看着那人倔强的脸,叹口气:“算了,我不了解你们牧师。”
“一样的就是一样的呀,没什么了解不了解的。”
“好好好。”微不可闻的叹息。
你能这样觉得,真是太好了呢……)

对不起,你是对的……
这是不一样的,这种窒息一般的痛苦,是完全不一样的啊!
求求你,醒过来,听听我的认输好吗?
你不用嫁了,娶我可好?
只有这一次机会了啊,我可告诉你。
张新杰抱着韩文清逐渐冰冷的躯体,终于哭出了声。
神还是带走了你……

雪越下越大,雪色渐渐将两人的身影埋葬。
或许埋葬的,还有一个梦,一颗心。

“听说过那位张牧师吗?”
“当然啦,那位大人可是很出名呢。之前一直住在森林一角的教堂了,救助了许多穷人呢!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说是出去游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偷偷告诉你啊,他好像是因为恋人死亡才要离开那个伤心地呢。”
“不会吧!他可是牧师啊!牧师可是要把自己的一辈子都奉献给神的啊。”
“谁说牧师就不能有七情六欲了?再说了,牧师就一定要信神吗?”
“也是啊。”
“有人在一个边远的小镇见过他。还是穿着那身白袍,帮助穷苦的人家治病。只是傍晚一有时间就会爬到山顶,一直盯着那片残阳,也不知在思念谁……”






[答应点梗妹子的喻黄同梗小段子]

黄少天的世界失去了声音,只余刺耳的刹车声,回响在耳边。
他踉跄两下,顾不上稳住身体,便撞撞跌跌地往回跑。
他死死抱住浑身浴血的喻文州,仿佛一放手,他就会消失。
“队长……”从喉咙中挤出一句破碎的话语,便再无法发出声音,平时的好口才不知抛到哪里去了。
直到喻文州弱弱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队长……平时你的慢手速都是骗别人的对不对?你心真脏,明明刚才推开我的时候手速那么快……”
喻文州笑了笑,没说话。
“队长,你不要死好不好?叶修那个凑不要脸的都说过,如果不是队长你手速慢,真的很可怕。队长你不要吓我了,用你刚刚的那个手速,我们一起去打爆叶修好不好?”
“少天,你别哭。”喻文州虽然语速慢,但一字一句依然坚定,令人安心。
或者说,这是对黄少天最后的安慰。
“我也能挡在你面前,保护你了。我很高兴。”
“这不是游戏啊!!!”黄少天吼出了声。
“对啊,即使不是游戏,我也愿意救下少天啊。”
“……”
“少天,别垂着头。虽然很自私,但是啊少天,好好活着,别忘了我啊……”
以后,大概是听不到你的唠叨声了吧……



“队长!!!”黄少天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失去喻文州的恐惧盛满了心口。
“怎么了少天?”
黄少天冲过去,死死抱住喻文州。
呼……还好,人是站着的,身上也没什么乱七八糟的血迹。
“呜哇哇队长!我梦到你死了啊啊啊啊。”
“难怪你的话少了这么多呢。”等等队长你在意的点好像有哪里不对。
“好啦好啦我这不是在这里吗?”回到正常画风了可喜可贺。
冷静下来的黄少天仔细地想了想,好像发现了什么。
刚问一个车祸哪里来那么多时间给你煽情?喻队快死了还能说这么多话也不容易啊。救护车呢?其实真的还可以再抢救一下啊!肇事司机呢?就这么跑了?至少赔点钱啊!
完了,吐槽停不下来了。

“队长,我和你说啊。balabalabalabala”
啊,又回到原来的生活了呢。
耳边还是这么吵吵闹闹呢。
其实也挺好的,令人安心。

520点梗!
今天就不打tag了,各位能看到的小天使欢迎给梗。
虽然我百粉还没写完(:з」∠)_
我的cp向相信大家都知道的😊就不多说了。
only的话只支持韩张方王露米。
一般是只接三人。
只要不是我实在写不来的我都会尽全力写好的。
谢谢大家能喜欢我。

【黑遍全联盟】自己坑走的媳妇哭着也要哄回来(上)

lof百粉点梗@夏邱蓝 
包含cp:叶蓝,韩张,方王,喻黄,江周。
注意避雷。
ooc到lof主自己都无法直视,大家笑笑就好,请勿深究。
几千字删删改改死都写不好_(:з」∠)_
如果有出错或撞梗欢迎指出。

[联盟攻的讨♂论群]
君莫笑:唉……人生在世不如意,十有八九。
无浪:唉……
防风:悲伤这——么大。
大漠孤烟:够了,在这里瞎感慨什么人生呢?想办法把人哄回来才是正事。
君莫笑:不是我说你啊老韩,我们要是哄的回来的话还在这里看你这张脸?
索克萨尔:……咳咳,韩队说的对,我们要想办法补救。(虽然我觉得叶神更有道理就是了)
大漠孤烟:……
(什么鬼!你们对全书唯一女主,联盟第一妖娆的韩文清的长相有意见吗!?)

几天前。
[联盟总群]
海无量:叶不羞呢?去哪了?
夜雨声烦:你问叶不羞?那你可就问对人了!我前几小时还在找他pkpkpk呢!但是队长跟我说,他们晚上几个队伍的队长一起约出去吃饭,要去讨论一下战术和联盟未来的发展。
海无量:原来这垃圾联盟还有未来?!
冷暗雷:呵呵,未来,不存在的。(反正方锐大大说的都是对的。)
夜雨声烦:就是就是!你们微草那个刘小别,到底对我们家翰文报着什么企图?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啊我可告诉你们!!!
王不留行:呵呵,我还没说那个乔一帆呢你们蓝雨搞什么事?
一寸灰:……
木恩:……
流云:……
飞刀剑:……
百花缭乱:话说不是应该关注队长那边的动向吗?我觉得他们怕是会打起来……等等!王队?!
无浪:!?我就觉得刚刚王队语气不对!总有种不好的预……
君莫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君莫笑:快把朕的百年陈酿端上来!今夜朕与众爱妃不醉不归!
蓝桥春雪:叶神……
防风:???
王不留行:本王还在这呢!你哪根葱?
君莫笑:呸,你这株大山深处的王不留行回农村去好吗?
王不留行:大胆!方后!把这人拖下去斩了!不对……你是皇后,斩什么人啊,你应该,你应该……
王不留行:对啊!你应该侍寝啊!
木恩:……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飞刀剑:……+1
独活:捂脸哽咽……小孩子快去睡觉,不要看这种东西!
防风:小队长难得主动一次啊!放心吧陛下,臣妾一定好好“服♂侍”你。
王不留行:知道就好o_O
生灵灭:王队明显没意识到等着他的是什么。
鸾辂音尘:啊啊啊啊我的方王本啊啊!素材要满了啊!
生灵灭:……小戴。
鸾辂音尘:啊队长!我马上去训练。就怪了。
生灵灭:……
大漠孤烟:爷没醉!!!爷还能再战三百年!!!
百花缭乱:……韩队?!
冷暗雷:……韩队?!
长河落日:……韩队?!
石不转:……韩队?!
海无量:……走了两皇帝又来了一土匪头子。这联盟群能不能好了!
大漠孤烟:新杰?你还没睡?小宋!你还在干什么呢?还不快送压寨夫人回去睡觉!
石不转:……
长河落日:哎?
石不转:小宋你先去睡,别理他:)
百花缭乱:憋笑憋到岔气.jpg
大漠孤烟:新杰你别走啊!发生了什么?
君莫笑:小蓝不理我了……他说我在外面开后宫了,小蓝你要知道,即使外面三千繁华,哥也独恋着一枝花啊!
迎风布阵:老夫竟看到了走文艺范的叶修?!啧啧啧,爱情的力量啊,年轻就是好啊。
蓝桥春雪:呵呵。
君莫笑:喻队,给支个招呗,联盟里就属你和黄少天最虐狗了。
夜雨声烦:那是!要知道我和队长可是……
索克萨尔:和爱人吵架嘛,操一顿就好了。一顿不行就两顿。
夜雨声烦:……我不想说话。这日子没法过了。
无浪:我已经可以确定喻队也喝醉了。
生灵灭:这真是个黄默韩泪的故事。
海无量:以上两个好像都发生了?!(惶恐.jpg)
无浪:呼……还好小周没有和你们一起胡……
君莫笑:[语音]
(语音大致内容:呜呜呜……我要妈妈!这群人好可怕啊!要江!江……妈妈!呜呜呜(p(´⌒`。q))
无浪:……闹。
一叶之秋:队长!?谁欺负你了?(我是谁?我在哪?这不是我的队长。)
吴霜钩月:噗哈哈哈哈,对不起副队,我不想笑的。但是……江妈妈哈哈哈哈哈。
百花缭乱:哈哈哈哈哈哈。
海无量:哈哈哈哈哈
君莫笑:哈哈哈哈哈
大漠孤烟:哈哈哈哈哈
一枪穿云:哈哈哈哈哈
索克萨尔:哈哈哈哈哈
鸾辂音尘:哈哈哈哈哈……等等上面几楼?!(顺便王队没出现,我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了哎嘿嘿)
无浪:……假的,都是假的!!!
生灵灭:呼……总算把这群醉鬼弄回去了。我发誓!我下次要是再和他们出来吃饭或者和他们吃饭让他们沾一滴酒,我就让小戴出all肖文!联盟一人发一本!
冷暗雷:楼上已被折磨疯,鉴定完毕。
鸾辂音尘:哈哈哈哈哈我记住你这话了哦队长~还截图了!啦啦啦今天是个好日子啊!!!哈哈哈哈。


于是便造成了今天几位攻在群里大眼瞪小眼的场面。
[联盟攻的讨♂论群]
君莫笑:所以我真的很好奇到底为什么小江会被小周嫌弃?感觉他好像没在群里说什么不得了的事啊。
无浪:……我是什么都没说,但是他害羞不愿意理我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大漠孤烟:……
君莫笑:……
索克萨尔:……
防风:……其实我也没说什么啊!小队长为什么不理我了啊!
君莫笑:呵呵
大漠孤烟:呵呵
无浪:呵呵
索克萨尔:呵呵
君莫笑:麻烦你这个唯一吃到肉的消停会儿好吗?小心肾虚。
防风:……
索克萨尔:那我来总结一下吧。我个人认为,像方前辈和我这样的现在绝不能用强了,可以适当地服软,否则会适得其反。而叶前辈和小江可以稍稍强硬一点,把人哄回来的几率会大。
索克萨尔:呃……韩队的话。按理来说是要在服软的这组的。
君莫笑:韩文清式服软撒娇求原谅。我猜到了结局。
君莫笑:[韩文清版,用小拳拳锤你胸口.jpg]
大漠孤烟:你想被一拳锤死我成全你。
君莫笑:不用了谢谢。
君莫笑:那我就说一下我们的计划吧。
大漠孤烟:不用了,我自己解决。你的办法肯定不靠谱。
君莫笑:你不会是想在霸图宿舍楼下拿个喇叭求原谅吧?(不屑.jpg)
大漠孤烟:你怎么知道?
无浪:……突然觉得叶前辈好靠谱。
索克萨尔:……突然觉得叶前辈好靠谱。
防风:……突然觉得叶前辈好靠谱。
君莫笑:……我靠,真的假的啊!老韩同志,不得不说,你这情商也只有小张能看上了。
君莫笑:好的无视那个一如既往的智障的汉子,我们接下来就这样……这样……然后这样……
无浪:……我可以收回之前说叶前辈靠谱的话吗?
君莫笑:不能。
君莫笑:那就这样定了!明天实施。
索克萨尔:突然觉得未来一片黑暗。

tbc(?)

我觉得我自己有毒……
顺带一提,b站和网易云音乐绝对有一腿!
至于那个酷狗,只是我随手拖进去的小三罢了。

【黑遍全联盟】那些年我们穿越的黑童话

lof百粉点梗(2)
艾特点梗小天使@温柔恬静娜塔莎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cp包含:伞修,韩张,昊翔,喻黄,江周,一句话方王。
毁童年向,慎入。
感觉自己越写越烂,别理这条咸鱼(:з」∠)_

1、《傻小鸭》
从前,有一只鸭妈妈,她生下了五只小鸭。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迟破壳的一只鸭子,长得和其它的小鸭不一样,奇丑无比。
鸭妈妈和其它的兄弟姐妹嫌弃他鸭傻还不读书,都不爱和他玩,连六个核桃都不分给他喝。
这只小鸭,或者说是穿越来的孙翔有小脾气了。
你们这群愚蠢的家伙,不和我玩耍就算了,TM没有六个核桃的日子能过?
有一天,孙翔听说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六个核桃湖,湖里都是六个核桃,可以喝个爽。
于是他就收拾了一个背包,踏上了那漫漫寻湖路。
后来,孙翔来到了一个叫轮回农庄的地方,这里的主人,一位叫周泽楷的老太太和他叫江波涛的老伴是这里的主人。他们还有一只母鸡杜明,一只猫方明华。
江波涛出去了,周泽楷收留了孙翔,日日夜夜与他相顾无言。
孙翔balabala地讲了一大堆,周泽楷只回了个“嗯。”
孙翔将求助的眼神投向母鸡和猫,他们也无奈摇头,江副不在我们也不知道队长讲什么呀!
孙翔好气啊!你一把年纪长得这么帅就算了,还他妈的不说话!
于是他离开轮回,又再次踏上了去六个核桃湖的路。
终于,他变成了天鹅,来到了六个核桃湖,可是有个叫唐昊的混蛋天鹅拦着他不让他进去,还说这里是他的地盘。
他们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干干脆脆地打了一架。
结果打着打着就打出感情来了。
于是他们在六个核桃湖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2、《美女与野兽》
某天早晨,韩文清睁开眼睛。
然后大脑一片空白。
这他妈的是什么情况?!
他正穿着一件漂亮的连衣裙,手中拿着织到一半的围巾。
他第一反应看向自己的下身,还好,没有变性。
好个鬼啊!
他开始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时,他听见外面的一声大喊:“贝儿!”
韩文清吐槽道:贝儿,贝儿你妹!再来只野兽是不是就是格林童话里的美女与野兽了?
刚刚叫他的那个男人冲进来,无比激动地用手抓住他的双臂:“呜呜呜,对不起,贝儿,我身为人父,竟要亲手将自己的女儿交给野兽,爸爸对不起你啊!”
……我靠,还他妈真是!!!
要是在霸图,电脑的主机怕是保不住了。
只可惜这里是异世,要矜持矜持。
“呜呜呜,我真没想到现在的野兽口味这么重,连你他都愿意要啊!”
“咔嚓。”韩文清手中的针断了。
矜持你妹啊!这个叫贝儿的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我只想打你怎么办?
好气啊,一点都不想保持微笑的韩文清最终还是来到了野兽的城堡。
算了,反正只是个梦。韩文清自暴自弃地想到,也就随着这神经病的剧情去了。(你会后悔的,相信我。:)
来到城堡,他根据原著找到了自己的房间,并且开始睡觉。
反正晚上野兽要来找我,现在先补会儿眠,要不然晚上和野兽聊久了犯困。
事实证明,他被打脸了。
当韩文清见到野兽时,他差点泪流满面。
终于有一个和原著描写的一样的人了!
野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注视着他。
韩文清并不是什么懂气氛的人,在他看来,有什么事就说,婆婆妈妈的像什么样。
但是野兽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十一点了!先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然后就匆匆走了。
韩文清:???怎么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啊?我是不是误入了灰姑娘的场?可时间不对啊,反而有点像自家副队?
于是第二天,知道野兽确实是同自己一样穿越过来的副队,韩文清除了呵呵还能说什么。
所以才说这么重要而且一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东西你到底为什么昨晚不说?!!
张新杰:因为11点了,拖一秒也不行,这是原则。
韩文清:……你开心就好。(特别想加一个喻文州式微笑怎么办?)(不韩队这样你会ooc的)(可不是已经ooc到天边去了吗?)(算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知道了张新杰其实是邻国的一位公主,受了诅咒才变成这模样,需要韩文清的一个吻才能解开咒语。
还好没被反攻。这是韩文清第一时间的想法。
虽然对着那张脸韩文清有些下不去嘴,不过再怎么样也是自家新杰,所以还是吻了上去。
野兽身边闪起来亮晶晶的光,变回了张新杰,一位漂亮的公主。
后来,贝儿迎娶了公主,两人在城堡里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呵,你们以为完了吗?
第二天早晨,韩文清睁开眼,发现是在霸图宿舍楼,自己也没发生什么变化,松了口气。
真是个奇怪的梦呢……
他走出门去,看到了眼镜闪着奇怪的反光的张新杰。
又想到了那个奇怪的梦呢。
“新杰……”
“队长,你之前是在嫌弃我吧。”
“啊?”
“我看错你了,队长,麻烦你睡一个星期的沙发吧。失礼了。”
原来是真的,不是梦……韩文清欲哭无泪。
事实证明,心脏都是记仇的。
(其实这是BE啊,对不对对不对?)


3、《买秋葵的小女孩》
“队长队长!我们穿越了!穿越了!以前觉得穿越什么的真帅,但是现在好像不是这样的啊!卖火柴的小女孩是多悲惨的故事啊!为什么我们会到这里来呢?好想找那个让我们穿越的人pkpkpkpkpkpk啊!像本剑圣这么帅气的男人就应该是王子之类的啊!卖火柴的小女孩什么的和本剑圣的形象一点也不符合好吗?……队长队长你有在听吗?”
你怎么不说我还是那个恶毒的继母呢?^_^
“我有在听哦,少天。我想,我们大概要完成原著的任务才能回去。”
“什么?!队长,你竟然让我去死!!!没想到你是这种恶毒的女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想你大概要去卖个火柴……”
“可现在是夏天,还是大白天。而且我找了一圈,好像没有火柴。”
“……^_^”
“队长你别笑了!我怕(☍﹏⁰)”
“其实,我发现只有秋葵超出了日常人家应有的量。少天……”
“不!!!队长,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是爱我吗?!不!!!你果然是个恶毒的继母!”
喻文州微笑着,把黄少天和一筐秋葵一起扔了出去,没卖完就别回来了哦~少天。
只余黄少天的惨叫,绕梁三日,惨绝人寰。
最后,黄少天是始终保持在秋葵的十米之外,只留下一张纸条,“一斤一块,赶紧把这和微草一样绿油油的玩意拿走啊!!!”(王杰希:???听说你对我们大微草的原谅色有意见?)
最后,他们(黄少天)经历千辛万苦,终于回到了蓝雨。
少天不理自己了怎么办?操一顿就好了^_^。


4、《美人鱼》
这是一个很短的故事。
最后美人鱼和王子在一起了。
因为小周根本不用说话,江波涛就知道了他才是救自己的那个漂亮的人鱼。


5、《白雪公主》
从前,有一位皇后,她生下了一位公主,这个女孩的皮肤白得像雪一般,双颊红得有如苹果,头发乌黑柔顺,因此,国王和王后就把她取名为“白雪公主”。
呵呵,请问那个叼着烟翘着脚毫无形象的虚胖死宅是谁?
叶神,就算你是穿越来的,也请注意点形象吧,这是我们的童年啊童年。
叶修表示在一个魏琛都能当国王的国度,用得着吗?
……我竟无言以对。
某天,魏国王将叶修叫到跟前,对他说道:“邻国有一位名唤苏沐秋的王子,他被恶毒的皇后喂下了毒苹果,需要有一位美丽勇敢的公主用吻唤醒他,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加油。٩(๑ᵒ̴̶̷͈᷄ᗨᵒ̴̶̷͈᷅)و ”
叶修;……???不,这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白雪公主,你变了!
但公主还是踏上了解救王子的路。
人民们看着公主在马上雄姿英发的女豪杰样,见者落泪。
公主,求你别穿着裙子跨坐在马上好吗?我们国家的脸都快被你丢尽了。
这真是个黄默韩泪张不睡的悲伤故事。
最终,公主就这么丢了王国一路的脸(划掉)经历千辛万苦,见到了水晶棺中的王子。
叶修看着那自己心心念念的脸,吻了下去。
可是苏沐秋没醒,仍然像睡着了一般。
又是这样……叶修苦笑。
然后……一肘子打在了苏沐秋的肚子上。
苏沐秋咳出了一块苹果,带着痛苦的表情悠悠转醒。
我就知道是这样,这童话没一个按剧本来的!
叶修愤愤地想到。
苏沐秋更是一脸懵逼。
他真的只是被一块普通苹果噎到了啊!
为什么一群人都不帮他把苹果弄出来,反而总是觉得是恶毒皇后下毒害他,要等公主来解救他呢?
他那无良母后,对就是那个叫方士谦的,整天忙着调戏父皇(王杰希),想和父皇上床呢,有空毒他?
不过看到这个公主,突然觉得这童话好像还是不错的:“阿修,你打招呼的方式真粗暴。”
叶修两手交叉抱在胸前,哼了一声。
“呵呵,有生之年竟然可以看到你穿成这样,哈哈哈哈。”
“呵呵,你接着笑。”
“好好好,我不笑了。”苏沐秋伸手将叶修公主抱上马,“你愿意和我结婚吗?我的公主。”
(要看HE的小天使们!文章到这里就完结了,小心心的话原地点两下就可以了。往下BE,BE,BE!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我愿意啊。”
可梦还是要醒的不是吗?
一觉醒来,你已不在。
而我,还是要带着你的荣耀,走下去。